• <menu id="s0ae0"><strong id="s0ae0"></strong></menu>
    <nav id="s0ae0"></nav>
    <menu id="s0ae0"></menu>
  • <menu id="s0ae0"><strong id="s0ae0"></strong></menu>
    <nav id="s0ae0"><strong id="s0ae0"></strong></nav>
  • 您好,歡迎來到冠通期貨!
    當前位置:首頁 > 冠通研究 > 商品期貨 > 農產品

    國內玉米市場情緒應該穩定了?

    發布時間:2021-03-29 來源:網絡 作者:na
    昨天晚上,國內知名公眾號發布的一則消息再次引起關于糧食,尤其正處在政策調控風口上的玉米價格的大討論。 關于小麥拍賣, 1、北京分公司轄區下周拍賣撤銷17及19年標的,只繼續拍賣16年的糧源; 2、山東分公司下周停拍中儲糧直屬庫的19年糧源,非自有庫點的繼續拍賣;3、自四月份第一拍開始,臨儲小麥拍賣低價上調60元; 現在的玉米市場弱勢橫盤,其一大原因就是臨儲小麥替代玉米做飼料。截止目前本年度臨儲小麥總成交量已達到2445萬噸,而20年度成交總量在2323萬噸,3個月不到已超過去年一整年的拍賣成交量。

    據國內知名機構調研,現在拍賣小麥的出庫率在30%左右,小麥出庫難是出庫慢的一個原因,很多貿易商身陷糾紛之中,還有就是近期小麥市場也一直低迷,部分貿易商采用拖延出庫時間的方法,等待市場回暖。而以上消息坐實,對小麥是件利好的消息,更對當前的玉米是個大大的利好。底價調高60元/噸,之前成交小麥在價格上就占領優勢,而停止17年和19年的小麥拍賣,說明政策層面重視到人口口糧的安全。

    中儲糧江蘇分公司3月18日舉行2021年產小麥采購競標會,計劃采購47679噸,實際成交44699噸,成交率94%。競標底價2510元/噸,實際成交價格2492-2510元/噸。中儲糧的這次采購比托市價格整整高出了0.116元/斤。 中儲糧成都分公司3月30日舉行2021年小麥競價采購專場,計劃采購4000噸。在距離新麥上市還有兩個月的時間,中儲糧競價采購就早早開啟,是不是也在擔心新麥的收購那?高出托市價格這對當下的小麥市場釋放了良好信息。

    另外最新消息,安徽省預計小麥赤霉病全省大發生,其中淮北北部偏重發生,全省自然發病面積將達4000萬畝,省植保部門正在邀請專家積極應對。對于糧食,在沒有做到顆粒歸倉時就不能輕言產量多少,尤其小麥在收割季節對天氣要求相當嚴苛,哪怕一場不起眼的降雨,都會導致大量芽麥的產生。中儲糧的提前采購和臨儲小麥拍賣底價的提高,都是對當前小麥市場的利好。我們曾經多次和大家討論,小麥是會以溫和的方式上漲。小麥本身的屬性注定不太可能走出玉米這樣“驚天地”的大行情。

    小麥之所以替代玉米,是因為小麥的價格比玉米便宜,那么小麥的價格和玉米在200元/噸之間時。理論上失去替代的意義,小麥漲價對現階段的玉米市場起到拉升作用。昨天我們也在文章中和大家討論了關于小麥替代玉米的比例問題。有些人的言論不負責任,小麥替代玉米的成熟技術國內沒有歷史資料可以借簽,在摻混比例上眾說不一。就連農業農村部官文都稱“組織開展技術體系集成與示范”

    小麥替代玉米的比例在沒有明確之前就不能計算出來替代的具體數量。武斷的以一個想當然的數量來作為補充玉米缺口的一部分,就是指鹿為馬。昨天的文章中我們也討論了稻谷替代玉米作為飼用的問題,這里都有比例,實驗,接受,推廣一系列問題,都要時間來做判斷。市場上關于稻谷拍賣底價有兩種聲音(非官方)一個是以當下玉米價格的70%為標準,一個是飼用稻谷低價由1300上調至1500,上調200元。無論采取哪一種方案,稻谷拍賣底價也提高了。

    三大主糧中,玉米在降價,而政策拍賣小麥,稻谷如果提高拍賣價格,調控意圖明顯,就是拉近主糧之間的價差(目前看)春耕在即,政策層面不會不考慮農民的種糧積極性,玉米價格回落會打消一部分人水改旱的想法,適當的提高人口口糧的價格,也能保證一定的種植面積。今天山東到貨量還在下降,但是很多人期盼的漲價沒有到來,依然呈現落勢。是山東企業不想收玉米了嗎?不會的,現在山東本地和相鄰的華北糧源所剩無幾,東北糧食山東企業最好的補給。企業之所以在到貨量減少時,還在下調價格,就是看準了現在市場的心態,情緒太低,恐慌蔓延。東北玉米除了山東幾無去處,但是就近幾日物流反饋信息,前往山東的公路運費上漲,在這僅有的一點利潤再次被運費擠壓下,山東如果再連連落價,東北玉米也會暫停出關。

    在南港購銷清淡的影響下,北港也出現相同的局面,一直在觀望產區的價格和南港的采購心態。華中,華北這種即產區又銷區的特殊身份,在去年東北玉米一路漲價,形成和外部倒掛以來,一直以消耗本地玉米為主,這兩個地區也占據小麥庫存的優勢,小麥參與玉米市場程度較高,當地貿易商反饋,本地玉米在4月中下旬基本見底。南方大部分企業在玉米大行情開始的19年就已經意識到臨儲玉米售罄的結果,就開始逐步在東北產區建立收購存儲基地,在之前的討論中也印證這一事實。但是羊毛出在羊身上,這部分糧源還是在東北主產區的總產量里面。

    南方采購不積極,多種原因,年前備貨較充足,自采糧也可以打接迎戰,還有最大的依靠——進口。小麥,稻谷提價提高,是現在玉米市場的利好消息,但是經過這次價格回落的洗禮,很多人的心態已經逆轉,對于玉米后市失去信心,對于一些相關消息麻木。相信隨著利空消息釋放完畢,市場還是會重拾信心,只是在糧食結構被反復重組的當下,玉米市場的走勢更加復雜,制約條件也更多。稍后關注新一輪飼料采購的積極性和小麥替代逐步完善后的真實比例,是決定后期玉米價格可預見的因素。是做好被殺的準備,還是繼續擁有開槍的資格?情緒會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反之亦然。

    无遮挡十八禁在线视频